南北神捕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  • 来源:新金瓶梅高清_新金瓶梅龚玥菲下载_新金瓶梅观看

01

丁大元是東陽城的首富,丁府裡,僅護院武師就有百人。這些人都是丁大元出高價請來的各路武林高手。然而,就是這一百個武林高手也沒能保住丁大元的命,丁大元被人殺瞭,屋內金銀被橫掃一空。丁大元死在自己的臥室,表面上並無外傷,但仵作檢驗出他的胸口有一如盆大的掌印,且胸骨已碎如齏粉。這麼大的手掌,這麼重的力道,而且能在百人看護的內院中來去自如,江湖中隻有一個人能辦到,那就是黑鷹客。

黑鷹客不但一身橫練武功出神入化,而且輕功也登峰造極。案情並不復雜,捕頭李南山很快下令全城展開搜捕,守住各個城門,出入都要嚴加盤查,並到處張貼黑鷹客的畫像。幾天後,終於得到消息,說黑鷹客出現在本城的艷芳閣。李南山立即帶人包圍瞭艷芳閣,果然,黑鷹客正在裡面尋歡作樂。一眾捕快上前捉拿,可是黑鷹客武功太高,不斷有捕快受傷敗退,最後,黑鷹客趁亂躍出窗戶,逃走瞭。李南山獨自緊追出去,隻可惜,不但沒追到黑鷹客,反而受傷而回。時間很快過去瞭十餘天,可黑鷹客還在城內逍遙法外,使得整個東陽城人心惶惶。

黃昏,一騎快馬如箭般向城門馳來。馬上的長髯客翻身下馬,正要說話,隻見不遠處,一個身材消瘦的蓑衣人大笑:北神捕包振風,久仰久仰!長髯客轉頭看向蓑衣人,上下打量之後抱拳拱手:如果我沒猜錯,這位可是南神捕公孫兄?蓑衣人抱拳還禮:好眼力,在下正是公孫躍。

此時,捕頭李南山踉蹌著趕到現場,連連作揖:二位神捕,在下李南山,有失遠迎啊!一時誤會,還望見諒。

是什麼使南北神捕齊聚東陽城?說起來還是因為丁大元的事。丁大元能成為東陽城的首富,除瞭他高超的經商手段外,更是因為他在皇城有位高權重的至親。丁大元的死,不但震驚瞭東陽城,也驚動瞭皇城。刑部不惜同時調動南北神捕來追查,以求能盡快捉到兇手,給丁大元在皇城的那位至親一個交待。

包振風說:公孫兄,可想到什麼好的計策?公孫躍聽罷,卻隻是打瞭個哈哈:有包兄在,我公孫躍最多做個幫手,這些事哪用我費神?包振風沒想到公孫躍會這樣回答他,正要再說什麼,忽聽到門外有一陣細密的呼吸聲,不由得暗叫一聲慚愧,門外有人,他卻沒有發現!

兩人交換瞭一個眼神,準備同時發力,逮住門外那個偷聽之人。然而,僅此一瞬,卻聽見門外李南山拍門叫道:二位神捕,我買瞭一些酒菜,可否賞臉喝一杯?

三人推杯換盞,喝瞭起來。酒過三巡,李南山也有瞭些醉意:丁大元這案子現在真是棘手,上頭非要查出個所以然來,可依我看,懸。二位神捕,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想過,假如黑鷹客已經逃出東陽城瞭,怎麼辦?

包振風反問道:不是說這幾日城門防守嚴密,黑鷹客還不曾出城嗎?

李南山搖瞭搖頭:黑鷹客都能在百名護院的眼皮下殺瞭丁大元,還指望那些守衛能防得住他?

包振風眉頭深鎖瞭起來。李南山又苦著臉說道:說來慚愧,我隻會些三腳貓的功夫,對付一些小賊還行,若遇見黑鷹客,根本無能為力。此次無論如何,隻盼二位能破瞭此案,好保住我的捕頭身份。來,我敬二位一杯。

公孫躍哈哈一笑:要是所有的案子都能告破,那天下豈不太平瞭?這樣一來,要捕頭還有何用?有時候,不破案反而好過破案,是不是?來來來,我們喝酒!

一旁的包振風聽瞭,憤然推開酒杯:作為捕頭,應時刻視捉拿犯人為己任,可聽二位所說,都不過是考慮自己的飯碗。這酒,我不喝瞭!

02

翌日,李南山帶著公孫躍和包振風先去瞭丁府。

丁府的院墻高約丈餘,公孫躍縱身一躍便站到墻頭,他隨即向李南山招瞭招手。李南山搔瞭搔頭,往上一跳,不料高度不夠,腳下一滑,一跤摔倒在地,面紅耳赤,看得公孫躍哈哈大笑。

緊隨其後的包振風冷哼瞭一聲,沒說話。昨晚的酒宴之後,李南山和公孫躍走得更近瞭,像故意要疏遠自己一般。隨後,三人又去瞭艷芳閣。老鴇看見李南山來瞭,媚笑著迎上去。李南山不耐煩地揮瞭揮手,卻被公孫躍一把拉住:昨晚酒喝得不痛快,不如今天我們就在這兒一醉方休,如何?

李南山回頭看瞭看包振風,仿佛在征求包振風的意見。包振風冷著臉說道:當時黑鷹客是從哪個房間逃走的?黑鷹客當時逃走的房間在二樓,正是現在公孫躍和李南山喝酒的地方。包振風站在黑鷹客逃走的窗前,窗外是一間老舊的瓦房,黑鷹客若是跳窗逃離,就必須踩過房頂的舊瓦。

想瞭想,包振風忽然凝神提氣,縱身躍向窗外,落在瓦房之頂。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間,腳下傳來一陣輕微的細響,包振風低頭一看,一塊佈滿灰塵的細瓦已在自己腳下碎裂。再細看,其餘的瓦片都是完整無損的,除瞭自己腳下的這一塊。

整整三天,公孫躍都在和李南山喝酒閑逛,好像來東陽城不是辦案的。包振風跟在後頭,顯得格格不入。這一日,公孫躍又讓李南山帶著他們來到東陽城最負盛名的東陽樓喝酒,一旁黑著臉的包振風終於忍不住瞭,當場掀翻瞭酒桌,指著公孫躍的鼻子喝道:公孫躍!想不到你竟是這般不負責任之人,真是愧對南神捕這個稱號!

從沒有人敢這麼當面侮辱公孫躍,他端著酒杯的手隔開包振風的指尖,冷冷說道:今天說這話的若不是你包振風,我定不會輕易饒過他!但念及你我同事一場,我便不與你計較。你聽著,從今往後,你我路歸路,橋歸橋!公孫躍大怒,拂袖離開。李南山見狀,倉促地向包振風拱瞭拱手,也追隨公孫躍而去。

自此,南北神捕形同路人,不再同道。李南山自然是跟隨著公孫躍,為瞭兩不得罪,他曾委派瞭一個小捕快給包振風打下手,但被包振風拒絕瞭。